有人说2011年是苹果失去灵魂的一年,也有人说苹果即将摆脱枷锁,但更多人说:We missed you, Steve.

在这一年,史提夫.贾伯斯,这个无疑是当代科技代名词的名字被刻上了墓誌铭。当世人透过苹果的产品膜拜他的创新、瞻仰他的品味的同时,他则以那近乎偏执的信念,背负着沉重的信仰,一步步在「不可能」的逆风中前行。

在他入土后的第五年,这部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传记电影《贾伯斯》终于完成,导演巧妙地以三段苹果产品发表会形塑出贾伯斯身为「人」的灵魂与血肉,其中第一场的发表会,是1984年第一代的麦金塔个人电脑问世。

在登台前,贾伯斯曾经视之如父的约翰.史考利(John Sculley,时任苹果总裁)带了支1955年的Château Margaux(台湾翻译为「玛歌堡」,发音为「虾徒马购」)的红酒来到了后台,庆祝这将登场的盛宴。不确定这个桥段是否是导演的刻意安排抑或确有其事,1955恰好是贾伯斯的生年,而Château Margaux这间酒庄,在葡萄酒界也可说是足以与贾伯斯比肩的传奇…

集优雅及端庄于一身的左岸的经典一级名庄——Château Margaux

Château Margaux,身为波尔多左岸五大酒庄之一,名号一报出不需酒哥多嘴便已震天价响。为了在1855年的巴黎世界博览会向全世界宣扬法国的葡萄酒工艺,在法皇拿破仑三世的指名下,当时波尔多(Bordeaux)价格最高的60间酒庄(你没看错,有钱就是任性啊!)被授与列级酒庄(Grand Cru Classé)的称号,并将其再细分为五个级数。其中最贵的四间:Lafite, Latour, Haut Brion及Margaux便与1973年升级的Mouton并列为波尔多左岸五大酒庄。

Château Margaux在科技的创新及应用虽与走在尖端的苹果大相逕庭,为了避免砸了这块百年招牌,步步为营是他们所信奉的教条,虽然对新技术一向保持开放的态度,但在实际应用前均会经过多年的测试验证才能正式上线。然而,贾伯斯在产品上追求极致完美的精神,却处处体现于这些在Château Margaux酒窖缓慢羽化的琼浆玉液当中。在品质至上的前提下,其成为波尔多众多酒庄当中少数未曾扩产的列级庄园;需要何等坚强的信念才能抵挡扩大营收的诱惑,又要有多透彻的理想才可以捍卫这样的浪漫,光是这股坚持就足以为Château Margaux赢得所有葡萄酒爱好者的衷心喝采。

为贾伯斯的极致才情举杯:经典一级名庄Château Marg
Château Margaux深邃庄严的庭院

令Château Margaux出名的并非其浓郁的酒体或是複杂的香气,而是那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"Finesse"。一瓶完美的Château Margaux有着犹如鹅绒般的丹宁,扎实中带着圆润,如以轻柔的笔触拂过口腔中每一个味觉细胞;馥郁的香气在奔放中尤见矜持;入喉的余韵悠长而充满值得回味的细节。若要意象其品饮时的感受,就好比与一位自己欣赏,充满自信且专业的异性对谈,既无矫揉的话语也无造作的拘束,一切是那幺的充实完美,让人不禁想将整个过程凝结成永恆,收藏在记忆中无数次回放。

继承完美的挑战

2016年对Château Margaux而言一个极为重要的转捩点,过去30年,在总舵手Paul Pontallier的带领下,其产出的酒款不只持续受到各方酒评家的好评,更在2015年完成了酒窖的全面翻新。不幸的是,Paul Pontallier在完成2015年份的完美作品后便因病殒落。如同当年iPhone 4S对Apple现任执行长Tim Cook的考验,2016 Château Margaux将是接掌总管的Philippe Bascaules在这里的第一个独立作品。Château Margaux是否能够延续过去骄傲,持续成为各家争仿的偶像,亦或在众多后起之秀的环伺下,逐渐褪去名门的光辉,成为令人缅怀的过往。

TNL温馨提醒:「饮酒过量,有碍健康」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